诸天圣元大传第九十七章徐文虎得授新法

饮品 2020年05月20日

诸天圣元大传 第九十七章、徐文虎得授新法

词曰:

知恩图报还施意,自当要,酬恩义。谁信世间因果异?尽结缘善,心田方寸,始有莲台立。

莲台照耀长空寂,满目山河莫垂涕。惆怅作歌歌似泣。一杯清酒,十年沉醉,梦醒人无迹。

——小词道过,再来叙说那时之事。且先不说当日,净空山寺中,托钵僧离去;也不说同日之中,临沙城城主吴仁清去郁离城找他的师父郁离子;更不说吴仁强去高家邀请高福俊去城主府;单说徐文虎眼见自己不能说合翠姑与李诗剑的关系,反而被翠姑冷冷地刺了几句,不由得尴尬沮丧。

厉文山、翠姑、小棒儿夫妇都早已进入那钵中世界去了,徐文虎眼见托钵僧飘然下山而去,不由自主地,徐文虎叹了一口气。

他如今的师父了尘道:“阿弥陀佛!文虎,你叹息什么?”

徐文虎道:“师父,弟子受人之托,自当忠人之事——可是这一次,我是彻底把事情弄砸啦!”

了尘旁边听到现在,早已知徐文虎所说的是什么事了。了尘道:“文虎,你这样可不行,须知修炼之人,心魂不可滞碍不通。这件事情若是堵了心,只怕会影响你的进步哟!”

此时,清遥、清玄和清宣三个,早已知道徐文虎与那厉文山和托钵僧诸人的关系了,对于徐文虎倒也都是青眼相待。

清遥道:“了尘,你多多费点心思,助文虎早日踏进先天境界!”

徐文虎向清遥施礼,道了一声“多谢住持关心”,又向了尘道:“师父,我也知这件事梗在我心上,令我心中郁闷。我想先回去那边的世界,就邀请我那诗剑师弟一起来这边世界修炼,不知师父意下如何?”

清遥道:“不可!第一呢,凡事自有缘法,凡人重果,修仙者重因,你已经过多地介入到他人之事中去了!第二呢,从这边回去那边世界,须穿过界海,那界海,不是灵道境界的修仙者,实难渡过!”

徐文虎听了,不由得无语。了尘道:“文虎,你听明白了,住持说得清楚,须得是灵道境界,才能横渡那界海,回到你所来的那边世界中去。依我说,你就安心修炼,跨进灵道境界那一天,自然就是你回去见你那诗剑师弟的日子!”

徐文虎听了,不由得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阿弥陀佛!师父,弟子如今才只是一年后天境界的凡人武者,要达到灵道境界,不知是何年何月才可以实现哪!”

清遥听了,正色说道;“事在人为!若果有慧根,便是立地成佛,也无不可能!”

徐文虎听了,心头一肃,当时低诵道:“是!谨听住持教诲!”

清遥是一语惊醒了徐文虎这个梦中人!从此徐文虎尽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来修炼,果然是进步迅速,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,居然让他连连突破,跨进了灵道境界!

——此是后话。

只说当时,徐文虎的心意坚定下来后,神色上自有所表现。清遥道:“了尘,你带了文虎跟我一起来!”

了尘恭敬道了一声“是!”

清玄清宣两个也自跟随,于是数人来到清遥静室。清遥先自坐定,清玄清宣两个也坐下了,清遥向了尘与徐文虎说道:

“了尘,文虎,你们师徒两个听好了,我给你们讲讲我过去的事情。”

清遥要给众人讲自己过去的事情?清玄与清宣两个并了尘师徒都是大感惊奇,却也都不做言语,洗耳恭听,就听清遥的声音,如穿透千年而来,缓缓地说道:

——五百年前,临沙城中,有一户人家,父母俱是凡人,晚年得子,其子名叫李凡。这李凡,就是老衲我在红尘中时的名字。那时节,临沙城这边,四大教派中的禅宗和明宗还没有分裂,禅宗在这边的势力,比现在强大多了。

那李凡出生后不久,父亲因病去世。十年后,那李凡已经是十二岁的小小少年了。有一日,那李凡上山打柴。在山上遇见一僧。那僧人当时就叫住他:“喂,小娃娃,你颇有慧根呀,不如做我弟子,皈依我佛吧?”

那李凡说道:“我还小,家中母亲眼已瞎了,我不能丢下他不管哪。”

那僧人笑道:“哈哈!你说的也是。那你记住了,以后什么时候想找我了,就去净空山找无痴和尚。”

于是那李凡牢牢记住这个话。到了二十岁上,有东邻女儿,托人做媒,说是愿意嫁给那李凡。然而那李凡只记得无痴和尚说过的话,总料自己将要出家为僧,岂可谈婚论嫁,误她一生?

那时李凡发下心愿,只将老母养老送终后,便去净空山拜师,皈依我佛。

于是在红尘之中,又过了三十年,那李凡之母果然去世了,下葬后,那李凡就一路跋涉,往净空山来。

好不容易来到寺中,见了无痴和尚,得蒙收留,赐法号清遥,做了禅宗弟子。

当天我师无痴和尚就向我说道:“迷时师渡,悟了自渡。痴儿尚未了悟,且待为师渡你!”

当时我师令我闭目盘坐,就在我身边行走施法起来——你道我师所施何法?原来这竟是一门教授弟子的法门,叫做“醍醐灌顶教学法”,专为启发后天弟子而施。为何我师为我作法?只为我皈依之时,年纪已是四十二岁了!四十二岁,学什么都是比人迟了很久的了!

我师为我作法六六三十六天,我才明悟,竟是一步跨入先天境界了!

我师说道:“你本有慧根,只是在红尘中呆得久了,心门已闭,六识俱迷。如今你跨进了先天境界,我还有一法,此法甚密,不可告诉他人!

当年我师无痴和尚修炼百世转生功法,临涅槃之前,一再嘱我不可告诉他人,只是今天,我将此法与醍醐灌顶教学法一并教给文虎。清玄清宣,你们与了尘都不可以泄露此法,否则必遭天谴!”

听到这个话,清玄、清宣、了尘三个都伏拜道:“住持放心!”

清遥微微一笑,取出两枚玉简,其中一枚用以刻注“醍醐灌顶教学法”,另一枚,则是刻注了另一功法。

完毕,清遥谨慎地将玉简收好,对清玄清宣与了尘说道:“清玄清宣二位师弟,你们将这玉简送到藏经楼去。了尘,我的手法,你要看仔细了。”

清玄与清宣接了玉简离去。

了尘则是目不转睛地看清遥动作。

清遥这才向徐文虎道:“文虎,你闭目坐好,注意体会我的手法。”

徐文虎听了,自然是乖乖坐定。

只见清遥抬手拍向徐文虎的头顶要穴百会穴,转眼间拍出了三十六掌。

徐文虎在掌拍之下,只觉得自己的头脑中如欲省悟什么似的,又觉得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了。似乎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呼吸着外面的清爽空气。

清遥作为灵道修仙高手,使出这一套醍醐灌顶功法,又自不同。但见他忽行忽止,掌指轮换,三十六掌拍过,使出三十六指,这三十六指,则是点向徐文虎周身三十六穴;然后,又是三十六掌。

这一次三十六掌使过,清遥道:“文虎,你起身到外面去,使一套拳脚看看。”

徐文虎应声而起,来到室外,清遥与了尘,都随后出来观看。只见这徐文虎,拳脚起处,激起空气震动,发出了微微的气鸣声。

清遥面带微笑,了尘则是十分敬佩住持:照这样下去,要不了多久,文虎就能达到后天境界圆满,跨进先天境界呀!

徐文虎一套拳脚使过,正使了个收手式,就听掌声响起——却是清玄与靖宣两个从那藏经楼回来,恰恰是远远地见了徐文虎所使的后两招,虽然这两招在他两个灵道高手眼中看来不算什么,但他两个却也都觉得徐文虎气度不俗。

清玄清宣两个不由得赞了一声“好!”

清遥笑道:“嗯,不错。从今天起,文虎,每天这个时候,我给你施一遍醍醐灌顶功法。”

徐文虎自是千恩万谢。

话说徐文虎在清遥的照顾之下,四十多天过去,徐文虎自己也能觉得自己的提高十分迅速。

时光逝如流水,桃红又是一年。

一日清遥道:“文虎,你近来已是接近后天圆满,不如跟你师父了尘一起去万里沙大沙漠去历练一番,寻求突破。”

于是徐文虎就与了凡一起前去万里沙大沙漠。在路上,了尘道:

“文虎,我从来没见过清遥住持对谁能像对你这么好过。”

徐文虎笑道:“师父,还不是徒弟我沾了您的光么!”

了尘笑道:“不对,应该是为师沾了你的光。”

徐文虎笑道:“师父说颠倒了吧。”

了尘道:“没有。我想啊,必是咱们的清遥住持感激托钵僧明尘他们几个,才会对你这么好,所以啊,我这做师父的,也就跟着沾了光了。”

徐文虎听了,心中恍悟,说道:“师父,您说的,可能是吧。”

了尘又道:“文虎,到了万里沙那里,我们不可深入沙漠腹地,毕竟为师我这二年虽有所进步,但现在也才只是先天七阶,你还没到先天境界,大沙漠深处,会有那些先天八阶九阶的独角沙虎,那都不是我们所能对付的。”

徐文虎道:“师父,我们在沙漠边缘,会遇到什么样的独角沙虎?”

了尘道:“幸运的话,我们找到一只先天三四阶以下的独角沙虎,正好来历练你,助你突破,就好了!”

他师徒两个到了万里沙大沙漠,果然是并不深入,只在外围转悠,幸运的是,大约转悠了十二三天,在深入万里沙大沙漠六百里左右,果然给他们碰到了一只独角沙虎,而且,这独角沙虎恰恰是先天二阶。

于是,徐文虎就按了尘要求,追、缠、磨、斗,将这只独角沙虎折磨得筋疲力尽,徐文虎果然突破了,从此进入了先天境界。

于是师徒二人返回净空山,向清遥报告。清遥道:“很好!文虎,你这进步速度,比我当年不慢呀!不过,我从先天境界到灵道境界,却是用了足足二十年的功夫。自进入灵道到现在,却是四百多年过去了,如今也还只是灵道三阶。文虎,来,我再为你施法。”

了尘道:“住持,您是要施什么法?”

清遥笑道:“了尘,这个功法,就是《冼脉易丹经》,我已经将它刻注在玉简中,收在藏经楼中了。

了尘,你现在也还只是先天境界,没有跨进灵道,这个功法,你倒是也可以学学的。

不过,你要记住,此功法在灵道以上的修仙者眼虽不算什么,但对于灵道以下的修仙者,却是很让人眼红的,你须知匹夫无罪,怀壁其罪的道理!”

了尘道了一声“是!”就专心看清遥施法。

这一回,只见清遥是双掌乱拍,不多时,拍过三百八十六掌。徐文虎全身穴道俱被拍过一遍,只觉得如同吃过了人参果一般舒服。

徐文虎正自放松心情,就听清遥道:“你师徒二人专心听我念口诀!我只念一遍,你师徒二人可要记住了!”

——原来,这《洗脉易丹经》,由高手对被施法对象施为之后,学习者还得依照口诀,自行修炼。这个功法,在拙作《经秋传》中,没有说明这一点,就此以作补充说明。

当时了尘与徐文虎师徒两个,用心听记,清遥说过一遍后,了尘师徒又各自暗暗记诵,记诵之后,师徒两个再相互一印证,果然没有讹错,于是都按功法口诀,修炼起来了。

这徐文虎进步也的确是快,那是一个一大步,二三年间大跨步,由先天初阶到先天九阶,前后不过是七年多一点的时间,这段时间里,徐文虎师父了尘也有了较大的进步,他师徒两个,竟然是一前一后都到了先天境界大圆满,都是只差一步,就进入灵道境界了!

又一日,了尘与徐文虎师徒共同修炼之际,了尘向徐文虎说道:“文虎——”

徐文虎道:“师父,什么事?”

了尘道:“文虎,我觉得近来我们似乎没有进步,不如我们爷儿俩去万里沙深处历练历练,以求突破,怎么样?”

徐文虎自是没有意见,这近十年相处,师徒二人,早已是亦师亦友,心有灵犀。

于是二人报告住持清遥后,就一起往万里沙大沙漠来。到了万里沙之后,这一次,师徒两个,却是较上一回不同,上一回是只在沙漠边缘走动,这一回,却是直入沙漠深处。

了尘与徐文虎师徒两个,深入万里沙大沙漠后,竟是一连三日都没有遇到一只独角沙虎。了尘暗暗惊讶。

第三日黄昏,斜阳万里,流沙如金。了尘与徐文虎师徒两个,立足一处稍高的沙丘,向夕阳的方向望去时,师徒二人惊喜地看到:

远处约在十多里外,竟是有一泊清清湖水,湖边有水鸟有走兽,更有一物,十分让人动心:

——湖边竟然有一株足足有三丈高的千里沙香枣树!

什么药可以治疗女性小叶增生
经络不通导致全身热
狮马龙活络油治关节痛有效吗
友情链接: 韶关美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