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br这是年过三十五岁沈鹏的第四次相亲

汤羹 2020年05月21日

一、

这是年过三十五岁沈鹏的第四次相亲,坐在他对面的姑娘,她叫王嫣然,是他的老姨来介绍。沈鹏抬眼望去,在心中说:“好个标致的姑娘,满脸的羞涩更增添她的美丽,大大的眼睛此时正好和我的眼神撞到一起,看,不知所措的她,赶忙用自己修长的手摆弄着自己裙子。她的手可真好看,跟紫晴的手儿是,一模一样。”

沈鹏在长叹声中把目光收回,在心里说:“是个好姑娘,可我没有结婚心,这次,我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辞退这门婚姻,又不使得眼前的姑娘伤心。看她的眼神,看她的神态,她对我有了好感,我的下步应该怎样走?”

夏风透过各个窗口涌进,窘迫的王嫣然,她那摆弄裙子的手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转动的更快了。她脸上细微的汗珠连成了片结起了薄薄一层,沈鹏都看在眼里,在心中说:“老姨您真是添乱!难道你不知我的心,和妈妈一样给我添烦!”当沈鹏胡思乱想时,当王嫣然尴尬飙升到了顶点时,一个说话声音响起,她的说话是我们听不见的音节,她的声音就在这间屋里响起,她的身体就在这间屋子里飘荡,只可惜,没有人能听见她的说话和看见她的身影,她不是活生生的人类,她是死去的幽灵。这个美丽的声音,连同她那看不见的身影,她飘飘然然来到了王嫣然跟前对她说;“姑娘,不要沉默,我看得出你是爱他的,就像我在世时痴着心爱他一样。我在你的眼眸中,找到了我过去爱他的影子,姑娘,如果你是真爱他,今天你就放大胆,你是新时代成长出来的女性,不只是要男人追我们女子,你可以去追求你要的幸福,起来,起来,大胆说出你的爱,对他说,你爱他。”

一个激灵王嫣然打过,她不再那么尴尬,摆弄裙子的手也松开,她扬起了脸儿大大方方说:“你好,我叫王嫣然,尽管介绍人她早已对你说过,我还要自己在你面前介绍,我在商业部门工作,我现在的单位是在南昌副食店,做一名售货员,我家姊妹四人,我是老大,今年二十八岁,有爸爸妈妈,我家六口人。您呢?”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,面对这一位识得大体,率真直爽又有勇气的姑娘,沈鹏他慌忙站起身说:“我知道,老姨她早就对我说过,我家里的一切,就是我妈妈她心急,我是不想这么早成、成”

“没什么,你要是没考虑好”

“不不,我是说,我比你大,我今年三十五岁,你不嫌我大?”

“没什么,我们是新时代青年,不会把迂腐的传统视为衣钵,只要我看好你,再大的岁数我也愿意。好,我就直说了,你的人很好,家庭我也看到了,你的妈妈她很好,待人热情,和你一样尊重他人,看我说得这么多,你是不是觉得我作为女子不够矜持呢?”

“啊,不不,挺好、挺好!”此时,怀有推脱这门婚事的沈鹏竟然没有了下语。那个不会被人轻易听见的说话声音又再度响起:“快快,沈鹏,你大胆走上前,她这一位好姑娘你上哪里寻找,对,就这样,把你的头抬起来,再抬高点,对,看姑娘,对,就看她王嫣然。对、对就这样,用她对你的真心,你再好好看看她,看,沈鹏,沈鹏这个叫王嫣然的姑娘她不值得你去爱?”

二、

那个幽灵还站在那里,还再喃喃着叫着:“沈鹏,沈鹏,你不要再让我为你操心,九年了,九年了,我知道你的情,知道你的心,就足够了。阿姨她来了,你们的阳气太重,我好难受,我的魂魄、我的全身它好痛啊!……”

吱扭一声,沈鹏的妈妈赵芳进了屋来,笑呵呵着对王嫣然说:“这孩子也不会招待个客人,来,嫣然你喝水,喝茶水。”而后,她看了几眼王嫣然,满脸堆笑地走了出去。屋内真静,可以听见各自的心跳声。那个喃喃自语的声音变成了另外一种调侃:“怎么,你们俩人跟我玩深沉啊?沈鹏你是男人,不见你的豪举,你的胸襟哪?这待客之礼难道还用我教你?你真的不懂。沈鹏你快站起来,把茶水端给这位姑。”待她含笑说完,竟轻轻用双手一推,沈鹏不由自主就站了起来,接近茶几,弯腰把茶杯端了起来,向着王嫣然说:“你喝茶,茶凉了香味它会减退。”说完自己也觉得不是自己的思想,下意思看了几眼门口,还好,没有更多的眼睛在窥探着他,沈鹏抬手摸着自己后脑在心里说:“我这是怎么了,今天相亲,不光是我的举动怪异就连自己的话儿也不是要想说的,本想用妥帖的方法拒绝这门婚姻,我怎么了,却一步步表明我爱上了人家姑娘,不行,我要尽快结束这场相亲。”

一声门响,是老姨她走了进来,对着王嫣然说:“饿了吧,姐姐快把饭做好,看,合不合你的口味,看是你妈妈她做饭好吃,还是鹏儿的妈妈做饭好吃,将来你是要长期在吃。”

“老姨,到中午还早,我们再谈一会我就要走了,下次,下次再吃阿姨她做的饭,今儿就不麻烦了,你们不要忙活了。”

“不麻烦,妈妈做的饭菜可好”突然沈鹏把话口止住,下意识地在心里又问自己,“我怎么了?为什么总这样,心口不一在说话?”一个笑吟吟的身影又出现,她的身体是那样的轻轻,她不只是在走,有时她是飞着在这间屋子里穿梭,一会飞舞在他的跟前,一会她有走到嫣然身边,只见她,又笑着用美丽的手指轻轻再度点向他沈鹏的额头,当她那无形手点过,沈鹏又说出来使得自己再度犯疑惑的话:“老姨,这里有我,您出去帮助妈妈收拾饭菜,我一人陪着王嫣然就行。”说到这儿,吃惊的是沈鹏,他扭转身形自己却问向了自己:“我,今天是怎么了?为什么心不对口,口不对心!有些话说出那不是我的本意,当话儿说出却是另番意思。我的心是想快点结束这场相亲,反而我要硬是把姑娘王嫣然留下,这,这我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

此时正在犯疑惑不解的沈鹏,他哪里知道,那个王嫣然正痴迷着看着自己的背影,她欣赏的眼神是那样甜蜜,那眼珠儿是:一动不动。当沈鹏做出决定想把自己的心事和盘托出时:他的心上是一阵抽搐:“啊,王嫣然的眼神,那眉目多像我的紫晴再看我?为什么我当初没有注意到她们是那样像。紫晴,紫晴,我好想你。你真狠心让我受这相思煎熬?”一滴滴眼泪不由自主滚滚而下。“不要,不要,沈鹏,忘了我吧,你要珍惜眼前人,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对。今天我不会再让你错过你今生姻缘。”只见她说完径直朝着王嫣然走去,最后融进了王嫣然的身体里。一阵浑身寒冷,在打过冷颤的王嫣然收回盯看沈鹏的双眼,她不好意思在笑,偷偷在问自己的心:“今儿你是怎么了,做事这样着唐突,痴痴盯看着人家,哪有姑娘家的羞涩?不害臊!”

三、

“不,我要看他,他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白马王子。”王嫣然还再痴情的看着沈鹏,对应着她的眼神的是沈鹏,他也是那注满柔情的双眸在看、在赏。就这样,四目开始了缠绵、搅缠,就在门外,就在离他二人不远处的门外,传出来欢喜的窃窃私语说话的声音:“姐姐,你你快来看,有门,沈鹏他那冰冷的心终于解冻了,姐——姐真为你高兴!”

“谢谢,妹子,”

“姐姐,你不要哭,你的好日子已经来了,你应该笑。”

“你不知,这九年,我是怎样度过,虽然李紫晴她是一个好姑娘,但人死不能复生。我的心就系在鹏儿他的身上,鹏儿心仍然牵挂想着李紫晴,这回好了,我看这个姑娘她不错,就在她进门时,我就喜欢上了她。”

“姐,你不要再哭了,姐、姐你快来看,你看见没有,我看这王嫣然她多像李紫晴,这会甥儿好了,他的那块心病八成就要医好了,姐姐,我真要为你祝贺,为你高兴。”

“对呀,妹妹,我也觉得有些儿眼熟,但就不知道她,在哪里见过她,经你这一点,嫣然这姑娘她还真有点像。”

“姐,饭做好了,叫不叫他们过来吃饭?”

“再让他们多待一会”

“好,姐,我的赏钱你给多少?”

“要多少,我就给你多少,你这个大夫,我是,打着灯笼也没地寻找。”

外屋姐妹俩人的亲情那样浓厚,屋里的那般炽热情怀不逊色她们。只见得,王嫣然她站起了身收回了欣赏沈鹏的目光,无不深情的、言语款款着说:“时间不早,我该走了。”

“妈妈都置办好,你是第一次来我家,就是我不挽留你、老姨、妈妈也不会放你走,你还是吃了饭再走也不迟。”

“今儿就不打扰了,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?”

急至的沈鹏脱口而出:“有有,你要是天天都想见面我也奉陪。”

门儿吱扭一声是老姨她笑着接上了他二人的话茬:“鹏儿,你说什么哪,天天见面、那可不行,我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领着嫣然她来你,最好的办法是,你到她家,一来认门,这二来你就要做人家姑爷了,你还不赶快在岳父面前好生表现。”

“行了,行了,你们娘儿俩就不要再斗嘴了,沈鹏你还不请嫣然姑娘到客厅来吃饭?”

“阿姨,使您受累这多不好,给你添麻烦。”

“呦,这姑娘说话我就是爱听,受什么累,我们也吃午饭饭,来来快随我来姑娘。”王嫣然回头看了一眼沈鹏,高兴地跟随着赵芳就往客厅走,老姨早走在前面,突然,跟在赵芳身后的王嫣然不知因何她的脚下一滑身体向前倾去,眼瞅着就要扑在赵芳她的身上,走在王嫣然身后的沈鹏急忙伸出双手把就要摔倒在地的王嫣然扶好,“啊!你冷吗?你的身子为什么会这凉!是不你刚才坐在窗下风口被风吹着?”

“没什么,突然头有点晕,”

“现在呢?”

“已经好多了,不知因何,就是有点心难受,”

“你在流泪?是刚才你把脚扭了?”沈鹏关切地问道。

“不是,不知因何心里好难受,有许多酸楚在编织萦绕,那眼泪在不知不觉中就流了出来,你不用耽心。”当王嫣然话音刚落,一个我们看不见的身影奔出王嫣然的体内,她无限哀伤地看向沈鹏,最后她随着夏风在舞动、在舞动。她不时地回头、回头,再回头观望。眼泪在她的衣裙点上点缀成了一珠珠美丽的花朵,花朵在闪光,在芬芳,在怒放……

四、

这是又一年的三月星期日的早上,赵芳高兴地对丈夫沈建民说,“我看沈鹏的心已经回来,你看五一就要到了,我看该给他们俩张罗婚事了。这事是你去跟儿子说还是我去跟儿子说?”

“还是你去跟他说,剩下的事,我张罗。”

赵芳高兴地来到了儿子卧室,推开房门看时儿子早已起来。“今天,你告诉没告诉嫣然来咱家吃饭?”

“告诉了,一会她就来。”

“你们谈结婚的事了吗?”

“妈,这才相处几个月?你就那么急。”

“傻孩子,你都多大了啊?你看看你都三十七岁了妈能不急吗?且不说,我喜欢孙子,人家嫣然你也不能再给人家耽误了啊?”

“她才多大,二十八岁。妈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
“反正,你们结婚的日子我和你爸都已经看好,就五一,那是个好日子,一会嫣然来,你和她说明。”赵芳知道儿子脾气,不等他反驳,就朝屋门外走去。沈鹏摇晃着头,看着母亲背影,再没有说什么,他的眼前出现是母亲鬓角渐以发白的丝丝秀发,心上是一阵抽搐,他轻声说道:“紫晴,祝福我吧,为了妈妈,我要结婚。”一声悦耳的呼唤打断了他的喃语,“阿姨,做什么,我来帮你,叔叔呢?”

“在屋里看报吧,嫣然,我这里没事,有什么用你帮忙的我会叫上你,等一会包饺子你再出来帮忙,去去,你们玩去。”嫣然含笑着朝沈鹏的屋里走来,“沈鹏那?沈鹏——沈鹏”王嫣然叫了好几声也没有人答应,“姑娘,他是不是在厕所。”

在王嫣然和赵芳谈话中,沈鹏真的走进了厕所。王嫣然没有坐在他的床上,她来到了沈鹏的写字台前,一个粉红色的日记本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王嫣然边拿出来边说道:“大学生,真够浪漫,也爱写日记。不对,男人怎么用这种款式的日记本。我看看他都记下了什么有趣的事。”王嫣然说着就要拿出了日记本把它打开:“放下!你不懂、日记它是个人隐私,是受法律保护。你还想看,放下,放下。”突如其来的呵斥,把她吓得仍双手捧着是她欲展还没有打开的那本日记。她愣愣地扬起脸看着沈鹏,那双好看的小手不住地的颤抖,她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,眼瞅着就要掉下来,就在沈鹏也楞自己此时情怀时,决堤的眼泪还是顺着王嫣然的脸庞流下,似小溪在流淌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你看、你看。”此时的王嫣然不去擦拭自己眼泪,小心翼翼着把日记放回了原位,径直朝门口走去。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的胳臂紧紧抓住: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,来,我拿过来、你看。”

“你不要哭了,被妈妈发现,我……”王嫣然赌气在掰开攥住自己胳臂的手说:“让我走,你放手,放手。”

“好了,我的姑奶奶,只要你高兴,我读给你听也行,只要你不哭。”

“不听、不听,我不听。看你适才那么凶,我还是远离它点好。”

“不让你动那本日记,定有不让你碰的道理,我不和你说了。”

此时的沈鹏是无比的惆怅,他悲哀着说:“咳!我要是早点听妈妈的话把日记收起来,也没有今天这场闹剧。我敬重这写日记的人,跟你说,你也不明白我的心。你不要再生气了,你要是真走了,妈妈会把我当饺子吃掉!”

“看它的精致,一定是一位你心仪中女孩的日记,我说的对吗?”

“好了,我们不谈这个,等我给你去端水果。”

“不,我要听,要不,我就叫阿姨把你当饺子吃掉。”

“真怕了你,你是哪样善解人意,为什么喜欢揭开别人的伤疤。”

“你说什么?那本日记是你的痛,不让看我是不会碰它的。”

“好,我就告诉你,此时不斩断你心中的好奇,日后你定然还会想方设法去探讨,研究今天这本日记它的谜,好,我不让你的心蒙上阴影,也是为了将来我们生活更和谐。今天,我就对你讲出这本日记的秘密:日记的主人,她叫李紫晴,是我的未婚妻,还有、还有三天我们就走进婚姻殿堂。”

“啊!为什么,你没有结合?是?是……”

五、

那是九年前的一个夏季,我们停在斑马线上等着穿过马路。在我的前面有一位妇女手里牵着她的孙子,突然她的孙子挣脱了奶奶牵着他的手,就往马路中间跑去,在他的左侧一辆汽车驶来,在一声声鸣笛中那个孩子只是吓得稍微站住继而是向前疯跑,我飞身来到他的身边,忙把他抱进怀里,我们躲过了第一辆汽车,当我抱着小孩跑回斑马线时,第二辆驶来,眼看就要从我们二人身上碾过。紫晴她双手紧紧抓住我抱着孩子的双臂,奋力往这旁拉扯,在我没看清之际,她早已旋风般划过我,来到我的身前,只见她快速松开拽住我双臂的双手,用尽最后力量把我和孩子推出一丈开外,紧接着是一声刺耳的汽车刹闸声,再、再后来,是一声划破天空的惨叫”

“啊!她、她、她……”

“当人们把我和孩子在地上扶起,在马路中间,在斑马线上……我看见了使我永生难忘的场景。紫晴她倒在血泊中。哪位大娘哭着搂住自己的孙子,嘴里不住的再埋怨着他:‘都是你、你看看,看,阿姨她、她是为你而死。’”

“对不起,我不该……”

“没什么,今天为你讲出、这本日记被你发现,难道不是天意?我想紫晴她的灵魂……”

“别说了,我懂你的心,这结婚不急,你愿意多久结婚就多久。我尊重你的选择,更敬重那为他人献出生命的英魂……”

共 5629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沈鹏已过三十五岁仍未结婚,他牵挂着他未曾典礼而逝去的前女友。他的前女友李紫晴,为了救沈鹏和沈鹏在过马路时救起的小孩时,不幸被汽车撞倒而死,这成了沈鹏心中永远的痛。当沈鹏的老姨给他介绍一位心地善良、漂亮且善解人意的姑娘王嫣然时,沈鹏因在内心有着那份痛苦的往事纠缠,心中充满了矛盾。当王嫣然得知沈鹏内心的挂系根由后,她为李紫晴舍己救人的精神所震撼,善解人意的她选择了等待。小说从沈鹏搞对象入手,通过故事情节的逐步演进,渐进地揭示了沈鹏的内心纠结原因,结构别致,叙述方式新颖;小说善于用人物对白和内心活动来塑造人物的性格,造就了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。一篇充满了人间真爱与正能量的小说。问候作者,!【:张彦青】

1楼文友: -01 1 :22:2 问候东辰老师,写作愉快,新年愉快!

回复1楼文友: -01 20:46:59 辛苦总编,过奖,那是你们园丁功劳,慧眼也,当敬你:张彦青

2楼文友: -01 1 :2 :55 小说结构别致,叙述方式新颖;善于用人物对白和内心活动来塑造人物性格;一篇充满了正能量和人间真爱的小说。拜读,学习!

回复2楼文友: -01 20:48:46 因为这样更能突出主人公,我敬重这样的女性,所以我的小说都有这样身影。再谢你的夸奖。你好:张彦青

楼文友: -01 1 :24: 5 祝东辰老师文思泉涌,精彩不断,柳岸因您更精彩!

回复 楼文友: -01 20:50:48 我的最爱是古韵,小说却占了主位,我满脑子都是它,还有二部,我就写完。再谢你的鼓励,柳岸真好,热情,三留评。

4楼文友: -01 15:41:49 欣赏佳作,点赞佳作,遥祝笔健文丰!念念安好!

回复4楼文友: -01 20:52:15 真实幸运,二位总编,我更增辉不少,我不会辜负这份盛情。再言谢。

5楼文友: -02 10:19:44 欣赏东辰老师小说,佩服老师对文学的执着追求精神,期待更多的佳作点缀柳岸! 刘柳琴,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自幼喜爱文学,笔耕不辍,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。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。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。

回复5楼文友: -02 18:06:28 谢,社长厚爱,你是一个使人尊敬的好社长。敬你的文章,更敬你的人品。

6楼文友: -02 12:59:42 纠结心态跃然纸上。对人物描写有功力。老师此作心思细密,看来是费了脑汁的。欣赏拜读并点赞。老师妙吉祥!

回复6楼文友: -02 18:09:00 刘氏;出言惊人,文墨超群,柳岸;金星烁展。赏你豪杰,敬你炫彩。你好;刘文龙

7楼文友: -02 18:29: 7 姐姐全才,产量又高,要努力努力努力再努力才跟着姐姐的脚步。小说构思精彩,人物丰满,欣赏之。 捕捉幻影,与文字耳鬓厮磨。

回复7楼文友: -02 20:12:5 素魅 妹妹,你才是我学习的才女,你好优秀,看看自己的风采,篇篇精,当赞。

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
西藏治疗白斑病费用
眉山治疗白癜风方法
友情链接: 韶关美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