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住我年少的样子

汤羹 2020年05月21日

闲来无事,打开电脑进了空间,三年前一张张稚嫩的脸颊印在电脑屏上,也印在了我的心尖上,明朗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只想说,亲爱的你们,在远方还好吗?

青葱的,如歌般嘹亮,梦中你还是短发的样子,昨天你回老家了,动态上的你清纯可爱,乌黑的长发在阳光底下发亮,我说你变漂亮了,而你却淡淡的回复我一句,曾经年少,如今有些长大,其实你想说,你一点儿都不想长大。

六月份是每个学校的毕业季,七月份的中旬是每个学校放暑假的开始,而在七月份的中旬,我上的高校正在上夏学期的课程,系上迟迟没有课程表,可一会儿不知道什么起又冒出来某种课程,我越来越不想呆在学校了,因为呆不住了,生活费已经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。而这种情况,好多同学跟我一样,感同身受。

不知道,那一场盛大的青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初中、高中、亦或是大学,想想有些荒谬,有些可笑,我的起点还是青春的终点,我羡慕功成名就的人,他们光彩的背后有很多不言而喻的艰辛与苦痛;我也羡慕站在街角处的流浪者,虽然卑微,苟延残喘,但是他们对生活也还是抱有希望,回过头来,我却发现,自己被偷的什么都没有剩下了。唯独筱墨说的我至今都留在脑海里。

筱墨说,我记得那个时候,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哭泣,爸妈一吵架,就把我扔进黑屋子里,不闻不问,关整整三天。直到第三天的晚上才被母亲放出来,那三天对我来说就像过了整整三年,抑或是过了整整三个世纪。刚开始的时候很害怕,两只小手拼命地扯住的衣角,哭着喊着不愿意进去,脸上挂满了倔强的泪痕,最后,那些我做的反抗完完全全是徒劳的,我决定放弃反抗,任由被黑着脸的父亲一把扔进去,恶狠狠地 砰 一声关上门的刹那,我隐约透过门与木板的缝隙之间,看见母亲无奈的脸,落寞的目光划过我的眼角。

在黑屋子里,我一开始不停的在哪儿数羊,那只是为了减少一个六岁女童对黑暗的恐惧罢了。随着的渐渐流逝,我就不害怕了,直到我长到八岁的时候,父母一吵架,就把我关进黑屋子里,对于我来说,早已成为一种莫名的习惯。

哦,没什么,就是发发呆而已。 我耸耸肩。发现阳光正悄悄穿过教室玻璃窗落在筱墨好看的侧脸上,她不经意的抬抬下巴,抿着嘴唇,纤细的手指在下巴上跳舞。

说起筱墨,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市中心商场的走廊里,她看起来很安静,抱着吉他在角落里唱歌,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白係的脸颊,也盖住了吉他的琴弦。她就那样静默着,像只羔羊,眉宇间夹杂着一丝丝淡淡的忧伤。

这是遇见筱墨时跟我说的,她的睫毛在阳光下跳跃,如今,岁月已逝,我竟忘记遇见筱墨时的初衷是什么了。

我想要一种生活叫离落,离开时的落寞,落泪时的孤单,是一种深深的危机,潜在内心深处的危机,无论是我的梦,还是我的想,它都是一种善意的谎言,骗骗我自己还是可以的。

江南的温柔不大会描写了,我宁愿躺在在蓝天白云之下,青草荡漾的草原之上,喝一杯马奶酒,静静祭奠属于我的孤单。然后跟朋友们说,请记住我年少的样子,头发飘扬,穿着牛仔和筱墨一起度过的每个夏天。

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
一种治疗腰疼的药
武威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: 韶关美食网